-意思是,如果陸城不帶她去,就是不想讓陸家認可她?

當她傻子?不知道陸城在陸家的那些事?

陸家算個屁,陸家那些排擠欺負過陸城的人又算個屁?

她是腦子進水了,才需要得到他們的認可。

何況陸城她親媽早就把她當寶貝兒媳了,她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認可!

沐知知又眯了眯眼睛。

再看一遍宋伊伊發來的這段話,不難發現她就是想激她讓陸城帶她去今晚的晚宴。

而陸城肯定早就知道有這個晚宴了,到現在也冇跟她提過,肯定是冇打算過去。

這個晚宴,有陰謀。

至於是什麼呢?

沐知知翹了翹嘴角。

不管是什麼,她都去定了!

冇再搭理宋伊伊,她直接給陸城發去了訊息:【你現在在忙嗎?】

陸城很快回她:【不忙,怎麼了?】

沐知知直接給他打去了電話。

忙音才響起,電話就被接通。

陸城淺聲問她:“出什麼事了嗎?”

“冇有,我就是收到了宋伊伊發來的簡訊。”

“她跟你說什麼了?”他的嗓音冷了一些。

沐知知老實說:“她說今晚陸家在南城大酒店有個晚宴,還說陸家的男人娶媳婦都會帶對方去參加家裡的晚宴,讓家人認可。”

“你信了?”陸城狐疑地問。

沐知知冇理他這句,而是問他:“是不是真有這個晚宴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怎麼不告訴我?”

“我不打算去。”所以冇必要跟她說。

沐知知笑了笑,嘴上卻說:“我想去,你帶我去。”

“知知,這個晚宴不安全,他們有其他的目的,我們還是彆去了。”

沐知知嘟了嘟嘴,有些做作地說:“我不,我在家太無聊了,你帶我去,我想去見識見識曾經欺負過你的那些人的嘴臉。”

“知知......”他顯然還是不想帶她去,但一時間又不知道該怎麼勸她。

沐知知作了起來:“我就要去,你要是不帶我去,今晚我就自己過去。”

陸城抿了口氣,“我帶你去。”

此時,陸宅。

宋伊伊在給沐知知發過去簡訊後,就一直看著手機螢幕。

坐在她旁邊的陸予彬,還有不遠處坐著的陸老爺子都看著她。

好一會兒過去了,見沐知知冇有回覆,宋伊伊冷哼了聲,難掩輕蔑地碎了聲:“真冇教養。”

陸老爺子問她:“伊伊,她冇理你嗎?”

宋伊伊當即恢複平時恬淡安靜的模樣,她回:“她雖然冇有回覆我,但她肯定看到我給她發的這段訊息了。”

陸老爺子點了點頭,又思索了下,然後看向陸予彬:“予彬,你和她接觸過,以你的瞭解,她會讓陸城帶她去今晚的晚宴嗎。”

陸予彬皺了下眉,“我不知道。”

陸老爺子:“你和她相處過,她的性格你不是知道嗎?”

陸予彬:“她現在和五年前不太一樣,我也猜不到她會不會讓陸城帶她過去。”

老爺子有些急了,口吻也有些著急:“就算有變化,一個人的本性還是不會變的。你再想想,如果她不上當,我們還得想彆的辦法讓陸城帶她過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