映夢小說 >  周翦秦懷柔 >   第1676章

-

周翦不屑一笑:“你的想法不錯,但做的太拙劣了,你的手跟蒲扇一樣大,虎口還有老繭,顯然是握刀握的,而你的皮膚又冇有下人乾活的風霜感。”

“你不暴露,誰暴露?”

聞言,張流芳滿臉通紅,極其不甘,怒吼道:“那又如何?就算你殺了我,我也不會告訴你任何事的!”

“休想!!”

啪啪啪!!

李氏三兄弟暴怒,連番上去就是幾個耳光,抽的張流芳腫成了豬頭,牙齒掉了一地,慘不忍睹。

“有本事你就殺了我,來啊!”張流芳依舊還在叫囂。

這把暴脾氣李氏三人組氣的是暴跳如雷,竟敢挑釁陛下,他們掄起了拳頭就準備砸。

突然,周翦上前,一手止住了三人。

他看穿了此人的狐假虎威,笑嗬嗬道:“好,既然張將軍這麼有種,那就賜你一死吧,來人,拖下去,淩遲處死。”

“加至五百刀,少一下都不行!”

“是!”李奎等人大喝,解氣無比。

頓時,張流芳囂張的臉色猛地一變,瞳孔浮現了一抹驚懼,淩遲處死?

皇帝怎麼不按套路出牌,不是應該利誘一下,自己也好討價還價嗎?他的臉都黑了。

所謂的淩遲處死,即是一刀一刀的割肉,刀數不滿,人不可以嚥氣,說白了就是要人活著承受,可以說是最恐怖的酷刑。

緊接著,張流芳被拖走。

一旁,苦老等人也狐疑,陛下不審訊問話了嗎?

就在這時,張流芳被拖到了門口,意識到這不是開玩笑的,冷汗直流,心理防線徹底崩潰,急切大喊:“不,不要!”

“不要殺我,不要殺我!”

“我說,我什麼都說!”

這戲劇化的一幕,讓城主府的人都楞了一下,這貨剛纔不是那麼囂張嗎?

周翦淡定的轉身,眼中閃過一絲鄙視,他就知道這傢夥是怕死的,否則不久前就死戰了,不可能還大費周章假死,想要逃過清算。

“哦?張將軍這就招了?你不想流芳百世了?”

“這讓你的主子看到了,得多傷心啊。”周翦諷刺。

眾人頓時嗤笑出來,張流芳的臉瞬間通紅滾燙,臉麵幾乎被打的啪啪作響。

“放我一馬,我什麼都交代!”他咬牙,忍著屈辱。

周翦眯眼:“那就要看你交代的有冇有價值了!”

張流芳欲哭無淚,為了求生,隻能道:“有!”

“我有一封北王的密信,我還知道他會什麼時候來,還有十萬重騎兵的訊息!”

聞言,眾人臉色微變。

周翦眼神也閃過了一絲光色,他雖然猜到周恪大概今夜會到,但具體時間是不知道的。

“說!”

“你先放了我!”張流芳咬牙,狠狠吞了一口血液。

周翦冷冷道:“你冇有跟朕討價還價的餘地,要嘛交代,要嘛就去死!”

鏗鏘有力的語氣,有一種說一不二的霸氣。

張流芳一顫,臉色惶恐,遲疑了一會才咬牙道:“北王今夜酉時會到!”-